VIOLET❤

@不说了《爱人同志》的repo 】
非常感谢晴晴送我你的作品
(◍ ´꒳` ◍)错过了很多本子的通贩是遗憾,期待你以后的作品,小粉丝永远支持你(づ◡ど)

想了想还是打个tag聊一聊楼诚顺便希望有没发现宝藏女孩晴晴的了解一下她(*/ω\*)

你见过在B站追星的人吗?
我就是。
对于楼诚的爱这三年就是靠B站的剪刀手大大供养和二位正主孜孜不倦地从事演艺事业而维持的。在这个暑假,我突然刷到了几个标题为《情寄》的视频,了解到清和润夏大大和她的作品,又在别的评论区看到了楼诚101投票的消息,火速下载了lofter并且赶来(主要给谭赵)投票。
原谅我这么晚才发现,(⊙o⊙)哇,原来lofter是这样的地方。除了很多经典的镇圈大神的作品(跪着读完),还有很多同好现在也在做长篇输出,还认识了比我小但是真的很会写的女孩儿!而且,大家也会在这里分享自己人生中的得意失意,更多的是有楼诚和同好陪伴的高光时刻。入学、出国、找到工作,甚至结婚生子。◕‿◕。
至于怎么找到晴晴的,也许是来自于首页干脆面大大的推荐吧?但是我竟然开学后才发现这块人间瑰宝,到现在都没时间补完晴大首页的内容ᵕ᷄≀ ̠˘᷅
我那天扫了一眼她的主页,结果一下就被吸引了!这个人好会拍!这个人好会写,这个人好有意思!
而且!她不就是我关注的那个头像是雷佳音视频质量很不错但是粉丝只有30个人的up主——晴爷吗?!(祝她被B站动态君宠幸)
所以我就厚着脸皮评论了,结果她每一条都回复了ʘᴗʘ
(lofter上的大家真的都好温暖啊,评论区里也都是精华)
所以等我有空补晴晴首页内容集中点赞评论时不要被我吓到哦~

还有,诚心祝福晴晴能有更好的发展,在我心里你真的好优秀,我非常喜欢你的文笔,你拍照也很好看,做图封设也精致,本子除了印刷都是自己做的▄█▀█●也非常羡慕你走了这么多地方呀!我还好喜欢你的日常分享,希望你以后的日子也这么有意义,真诚地祝愿你一切顺利。也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因为喜欢变成更好的自己!

最后的废话碎碎念:下午整理完这周的专业课笔记,花一个半小时才做完五篇GRE阅读训练,站起来时腿却已经麻了,这时基友约我吃校门外的日料,决定顺路就去取这本《爱人同志》。
走在路上她突然提起对前一阵磕的CP一下就淡了:“可能是多巴胺不再分泌了吧。”作为文科生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犯知识性错误,但是立马回了一句:“我就一直很长情。”她说:“那个…楼诚,是吗?”
长情好不好呀,我不知道。但是拿到这本书之后我问她:“我现在开始哭会不会吓到你啊,你知道吗这个大大…”“知道知道,你上周就告诉我了,很久以前喜欢她做的盗笔的图,她也看龙族而且是楼诚圈大大对吧!”
我哇哇大哭。
但是她抛下我去专教做模型,而我回到宿舍打算开始写这个不知所谓的repo,因为太紧张了就去了洗个头,到了十点。真的开始动笔了。我的拖延症真的好严重啊!一篇谭赵卡文从九月卡到十月,空有脑洞但输出并不容易。所以更加感谢靠爱发电的各位了。

我们楼诚
还是被人爱着呢

发出了肯定的声音

反倒是不出声的那一方受到的辱骂比较多,先挑事的总是错的,每个粉丝群体不可避免有败类…但是通过官方账号发出来的乌龙也是闻所未闻。感谢小吴,这四年来教会我一件事,他们因为勇敢才站的高,所以也没那么容易受伤害。
希望王先生、尹老师,东哥和小鱼都能好好的。

男生干净的手指 洁白的后颈 西装裤正中笔直的折痕 高领毛衣和皱起来的眼尾

跟老妈聊天
心里挺气的
我妈说给我提供一线素材让我写出来
我又想起前一阵某方针
…算了
还是去看看《外科风云》和《到爱的距离》
这个行业只有更脏
我觉得《人民的名义》里那个小官巨贪的角色实在太典型了
穷苦出身 钱多的数不清吃穿比谁都差…

你曾经和一个人饰演过搭档,在虚幻的世界里生死都联系在一起。脚步一致,呼吸趋同。默契、了解、熟悉,这些东西,会是虚幻的吗?
我好奇你怎么从角色中抽离。
而我依然沉迷。

依然来自Shindan的楼诚段子
参考了《地平线下》
明楼在巴黎的寓所常年有花 不是明家在上海、苏州常种的桂树和兰花 而是玫瑰 很多玫瑰参杂一些其他的花朵 他的二弟明诚考上公费留洋 去年陪他一起到了法国 虽然十岁就到了明家 阿诚却从来不把自己当少爷 他坚持要在花店打工 每天包扎花朵 漂亮的东方少年为花店吸引了很多新客人 也有老客 比如每天下午戴着眼镜来接他的MING先生 他笑容温柔的哥哥 是索邦大学的学生 未来也许会成为教授
明诚每日早起热好面包 让兄长在温暖的香气中醒来 大哥说 以后 明家香要有一款以面包为灵感的香水才行 他递给明诚一瓶新墨水 瓶身上写着他们的姓氏 大少爷就是这么个脾气 墨水从东方寄来 金笔要德国订制 花三年时间从瑞士做一块表 那时候还是个小貔貅的明诚对他的这些行为不置可否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 他能感觉到大哥的悲伤和大姐信里写到的山雨欲来
“我会和这个时代发生什么故事吗”
后来他在伏龙芝的冬雪里摆弄枪械学会开战车时再想起这些时光 千头万绪还是回到明楼带他背过的杜甫
再过五十年
从老宅里翻出一瓶墨水 提笔写:“有弟皆分散 无家问死生”。

根据Shindan衍生的小段子
两位老师太迷人了

靳东的恋人是属于王凯的一个秘密 秘密藏在王凯西装内侧的口袋里 衬衫衣领笔挺 摩擦锁骨上的细微伤口 王凯想 那天自己手上的花粉 是不是还粘在他的发间 被他带去了米兰 这次固执地让他把自己的造型师带走 就是怕花粉离开他 花粉颜色清淡 渺小得难以被看见 却给嗅觉留下印象 而又会被发现 就像他之于靳东 他要的 铭心刻骨 要那个人想起来  心肝脾肺肾 哪哪都疼 但他也希望自己有机会能为他挡下余生每一次胃疼 成为他腿疼时的拐杖 头疼时止痛的一双手

最近的巧合真的有点好磕 第一次带tag有错误请指正(´,,•ω•,,`)♡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jiliangpeihua@126: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笔者2017.5.29.在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门前

木心(1927-2011),这个名字很怪,不知有何典故,为何叫做木心?陈丹青说木心来自“木铎之心”,他自己解释“木字笔画集中,心字笔画发散”,是不是他“牧心”的简写法?各有道理,本来世间万物都有道理。这个名字,还是从陈丹青的文章中得知,他在美国听木心的世界文学史讲座,现在结集成《文学回忆录》出版。木心先是被海外熟识,近几年国内也热络起来,都因画家陈丹青的介绍,多次讲座,讲到木心,让我们认识了这位多才多艺的画家、诗人和文学家。


 


浙江桐庐乌镇是著名作家茅盾的家乡,也是画家诗人木心的家乡,乌镇分为东栅和西栅,相距不远。而这两位人物,都生长在东栅,东栅水乡,两米宽的石条小巷,进的大门,庭院却十分宽敞,层层递进,读书的好地方。他们的故居,都是水边筑屋,庭院深深的宅邸,白墙黑瓦,雕花木门,窗扇高大,黑砖铺地,木制家具,房连房院连院,修竹倩影那种住宅。木心童年的“嫏嬛福地”,就是茅盾书屋。就是在这样的宅邸中,孕育出两位大师,真是江南小镇出大咖。


 


木心从美国回归乌镇后,对旧居,这样写道《乌镇(节选)》:


東厢,一排落地长窗,朝西是八扇,朝南是六扇,都紧闭着--这些细棂花格的长窗,应得是褐色的,光致的,玻璃通明的,而今长窗的上部,蚀成了铁锈般的污红,下部被霉苔浸腐为浊绿,这样的悽红惨绿,是地狱的色相,棘目的罪恶感----我向来厌恶文学技法中的“拟人化”,移情作用,物我对话,都无非是矫揉造作伤感滥调,而此刻,我实地省知,这个残废的,我少年时候的书房,在与我对视----我不肯承认它就是我往昔的嫏嬛宝居,他坚称他曾是我青春的精神岛屿,这样僵持了一瞬间又一瞬间......整个天井昏昏沉沉,我站着不动,轻轻呼吸----我认了,我爱悦于我的软弱。


外表剥落漫漶得如此丑陋不堪,顽强支撑了半个世纪,等待小主人海外归省。


 


木心,涵盖了乌镇的东栅和西栅,西栅建有木心美术馆,东栅建有木心故居纪念馆(据说真正的故居还没开放,还在围墙中修缮,现在的故居纪念馆,只是借用“晚晴小筑”辟为故居纪念馆,待将来真正的故居开放,将会比现在的故居纪念馆范围更大)。这比茅盾只在东栅有纪念馆、故居和墓地,多了一层含义。可见,木心,其影响,将会比现在更广。木心成了乌镇的代名词,成为木心城镇,说乌镇就是说木心。所以,这次到乌镇旅游,一下子就想到木心,急切要去看木心美术馆。可惜,等我进景区,在河上桥上穿来穿去,找来找去,待找到了,已经离下班只有二十分钟。幸好,第二天,我到东栅木心故居纪念馆,可以长时间看展览,仔细地看了木心的介绍,了解了一点木心。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2017.5.29.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主体建在元宝湖中心。外部造型是毫不含糊的直线,展馆采光不重要,展品人工照明。


陈丹青推崇美术馆建造,亲自任馆长。可以说是他对恩师的怀念和纪念。2015年7月,他曾给朋友留言,在此不妨借用:


 


“木心先生身后,家乡乌镇将东栅财神湾168号“晚晴小筑”辟为“木心故居纪念馆”,于2014年5月开放;又在西栅建造了“木心美术馆”将于2015年11月,正式开馆(我是2017年5月29日参观,已经开馆两年之后。)


 


木心故居纪念馆分为生平馆、绘画馆、文学馆,陈列先生的部分画作、手稿与遗物。木心美术馆的一楼与二楼,分为五个展区,展示木心先生的大量绘画与文学作品。另辟特别展厅,据《文学回忆录》谈及的众多人物,每年策划世界各国著名文学家艺术家特展。


 


木心美术馆由家乡出资建造,聘请贝聿铭的弟子,美国OLI建筑设计事务所冈本和林兵设计,内部景观由法国博物馆景观设计专家法比恩设计。全馆营造,为期四年,三位设计师全程督建,直到开馆。家乡乌镇的施工团队,为此付出卓越的合作。


 


木心先生去世前一年,由乌镇陈向宏先生陪同,选定馆址,并委托本人担任馆长。临终卧床期间,老人在谵妄中看了美术馆设计方案,喃喃地说:“风啊、水啊、一顶桥。”现在,狭长而简洁的美术馆,临水而立,回应了这位诗人高度概括的话语。


 


出于对木心先生师友之意的怀想、感念,本人勉为其难,今后将尽绵薄之力,撑持美术馆重重馆务。期待各界给予宝贵意见,俾使美术馆今后的逐步完善,竭诚欢迎爱敬木心先生的观众与读者,莅临参观。”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元宝湖中桥上“木心美术馆”馆牌,在一个不起眼的栏杆上


木心美术馆,建在西栅元宝湖中心。在碧波荡漾的水中,造型直线,简单明了,水中倒影,构成对称的馆形。和乌镇大剧院遥相对照,而以其简约,比照得大剧院的庸俗、平淡和陈旧,越显得美术馆的高冷和孤傲,越显得现代和年轻。从大门进来,水路旱路随便挑。我先沿着水路走,走过好几座桥,转来转去,浪费了不少时间,才找到美术馆。要过桥才能进入馆内,这种简约的建筑外观,也正契合木心简约的美学理念。木心赞美家乡的“风啊、水啊、一顶桥”,通过水中的几何建筑,这种环境,真正体现出风、水、桥融为一体。而这些桥,恰似通往融汇东西文化的美学之桥。


这是为木心个人建造的美术馆,通过展馆展示他的画和作品,以及走廊布幅,完整地展示了木心先生的绘画和文学创作。馆内设五间永久性展厅,长期展示木心作品,由绘画馆、文学馆、狱中手稿等组成。还有两间特展厅,展出对木心有重要影响的世界性艺术家的特展。还按时举办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展览。看进门大厅广告,就是刚刚举办过的汤显祖和莎士比亚的共同回顾。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木心先生的名声,最近几年,迅速传播,不用说80/90后,连我这40后也对他产生无限向往。木心先生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极为重要的原创画家,并被称为诗人、文学家。就其名声传播速度之快,我看,大有超过现代某些文学大家的趋向,仅从乌镇茅盾和木心两位作家故居的参观人数,就可以发现,茅盾纪念馆,参观的人寥寥无几,已被冷落,而木心美术馆和木心故居前,总是人群沸腾,参观的人络绎不绝。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极为重要的原创画家。木心在文革前并不出名,真的要是文革前出名,我认为那绝不会是木心。我们可以看看,文革前出名的都是些什么人?不是颂圣就是舔菊,像木心这样,何能出名?文革后,他也不是恢复名誉,也不是再度复出,而是土埋中,挖掘的,出土的,才见光明。文革中也受尽折磨,三个手指砸断,所有作品,毁之一炬。但他并非像那些老作家,被整的奄奄一息,而是仍然充满朝气。

 


木心先生属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民国文艺高潮过后的末期,虽然民国文艺高潮已过,但仍属于1949年前的人物。所以,他在文革前是绝对不会出名的。但他还是晚于三十年代的那一批人,有幸,他活到2011年,晚年,终于活出了自己,世道已经是天翻地覆的转变。他19岁,正是1945-1948进入美専的时候,即将在时代转变的前夕,进入刘海粟的上海艺専,学油画。紧接着政权更迭,在上海教过学,搞过展览,坐过看守所,监狱改造过,搞过工艺美术。而看他现在的绘画作品,更能反映他隐喻传奇的一生,他的模糊不清的画面,是风景?是人物?都不是,是茫茫世界,辽远无比,他的中国画作品,无一不是呓语不清、模糊缥缈。这些作品,说明他是活在真实与幻想中,活跃在东西方古典与现代之间。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木心的话:童年幼年是热衷,少年青年是热情,而壮年中年是热诚。文化的两翼是科学与艺术,我们所值的世纪,后半叶,艺术这一翼弱见了,这个时代原以热诚为不可更替的特征的,可是毕加索一语道破:“我们这个时代缺少的是热诚......”我们,我们这些中年人,还总得梦想以热诚来惊动艺术。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展厅展示微型彩墨风景画,是他晚年超级成熟之作。主管内部设计的法国设计师法比安,将他的风景画置于特制铁柜中,在案桌上平放,方便观众就近俯瞰细看。这些画在大陆未曾展出过,让我们看到一个诗人文学家之外的画家形象。这些画拍摄于西栅木心美术馆。

木心传奇的一生,衔接了中国文革前到今日的文艺桥梁。木心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级的艺术家,涵盖了绘画。诗歌和小说散文,诗书画融汇于一身的艺术家。美术、书法、版画、素描,样样都十分精道,而就他的文学成就,也绝不亚于文革前出名的作家。他的诗歌,语言别出一格,精炼奇特,他的诗歌《从前慢》,后来被谱成歌曲,大力传唱。其实他的诗,并不像这首《从前慢》,是不能吟唱的,谱成曲子吟唱,就完全破坏了他的诗的韵味。


比如:《论悲伤》


 


我时常悲伤地


去做一件快乐的事


 


悲伤是重量


我怎么也轻不起来


 


雅典山头


大堆目眩神驰的悲伤


 


现代人  算了


引不起我半点悲伤


 


还有一首《湖畔诗人》:


烛光


湖水


草尖上的天


马嘶


野烧的烟味


这是我呀


都被分散了的


一焰我


一粼我


一片我


一阵我


一缕我


散得不成我


无法安葬了


这些诗,如果谱成曲子,能唱吗?没法唱的,那将是糟蹋。所以,他的诗时只能暗诵心中,不能大声唱的。


 


这里还展示了木心的《狱中手稿》。


木心在七十年代初,曾无数次被囚禁,关押在积水的防空洞。但他仍埋头于文学创作,他搞到了笔和纸,写成六十六页纸的狱中手稿,极其宝贵。大约有六十五万字,他把手稿缝在棉裤里,后来带出了牢房。这些手稿,等他到美国后,2001年,耶鲁大学美术馆全部展出,并在芝加哥美术馆、夏威夷美术馆和纽约亚洲协会,巡回展出。


 


 


西栅木心美术馆叫绝的设计,是北侧图书馆。超出我们想象,不是平面,而是连接一二层的大阶梯形。进门是二楼,下的阶梯,才是图书馆大门,也是美术馆的一楼。图书馆贯穿着美术馆的一二楼。图书馆前身,是一楼,那里空旷,摆着一架钢琴,出门可看到枯山水。整面墙壁,装饰着世界各国艺术家的照片,图书馆的座位,就像运动场看台那样的楼梯。这才反映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的风格。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木心(1927年--2011年12月21日)


被认为是二十世纪原创的极为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尚有很多民众不知道,木心为何人?


画家、评论人陈丹青,和木心相识于美国纽约皇后区,相处三十年,成为陈丹青的精神导师。陈丹青为木心美术馆馆长。可以说,木心和陈丹青,是两代不同遭遇的人,由于陈丹青的特殊经历和心智才能,发现并举荐了木心。没有陈丹青,可能就没有木心今天的声誉。乌镇西栅木心美术馆   孙基亮2017.6.3.于二松堂 - 75的青岛人 - 孙基亮网易博客

 笔者在东栅木心故居纪念馆



孙基亮 2017年6月3日于二松堂